您现在的位置是:

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!(图)

2019-02-26 06:23

  白方礼,生前是天津海河边上一个蹬三轮车的普通人。他的命运直线在他七十四岁那年来了个突然转折,共和国的史册上就多了一个感动中国的人物——白方礼,人间就多了一个充盈着大爱博爱的公益精神——白方礼精神。

  作者在写这部书稿时,用两个章节的篇幅记录了白方礼精神在中国大地上的传承与弘扬。一个白方礼与世长辞,但更多的“白方礼”依然奉献在人间。诚如央视主持人白岩松与敬一丹在《感动中国》颁奖盛典上“致敬白方礼们”时所言:“在过去的岁月当中,像白方礼老人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了,白方礼这样的故事还在延续,而这样的好人就在我们身边。”看到这些内容,立即使人想到著名诗人臧克家写下的那句诗句“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!”文郭瑛

  这样的一个老人,这样的一种精神,犹如一盏长明灯,光虽不够亮,却足以抵抗风霜,给人以温暖感。作家徐向林所撰写的《白方礼,一个人的爱心长征》,通篇洋溢着这样的公益之光,传递着这种温暖人心的公益精神。白方礼的事迹,我们早就通过报纸、电视、网络等各种传播渠道而耳熟能详,可流于碎片化的阅读和视听,并不能满足我们真切地感知白方礼精神的需求。譬如白方礼为什么能矢志不渝地走支教之路,书中探出了白方礼精神的源头:在白方礼成长的历程中,他幼时渴望走进学堂却没钱上学,成年后吃过没有知识的亏,也接受过知识分子的资助。因此,他对知识满怀尊崇之心,自己虽然识字不多,但能在艰苦的年代节衣缩食,培养了大侄子、大女儿等两个新中国成立后的早期大学生,并且供儿子和小女儿直至中专毕业,让一个贫寒之家书声琅琅。

  白方礼已成为一座见证人间大爱的丰碑,作者无疑是用赤诚之心和精到的匠心在这座丰碑上镂字铭文。难能可贵的是,作者没有塑造“高大全”的人物,而是用最真实、最接地气的细腻笔法,既记录了白方礼精神之高贵宏阔,也记录了白方礼遇到难事包括受骗上当时的那份焦急和消极的心理,这正是这部传记的动人之处。传记中的白方礼比碎片化新闻中感知的白方礼更加可爱,即使是天南海北与白方礼生前从没接触过的人读来,也能透过文字感觉到白方礼就如一个不起眼却正能量的身边老人。

  人生七十古来稀。大多数人的古稀之年都会选择颐养天年,白方礼却没有。他从天津回到河北沧县白贾村老家时,看到一些孩子因家庭贫困而辍学,便毅然捐出了五千元助学款。现在看来,五千元并不是一个大数字,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,五千元却足够在农村建一处漂亮的房子!白方礼有钱吗?没有。作为一个三轮车夫,他在第一次捐款时,一家五口还挤住在一处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。第一次捐款后,他不顾年迈,再蹬三轮车挣钱支教,踏上了长达十五年的爱心长征之路。有人算过,他捐资三十五万元支教,三轮车所驶过的里程足够绕地球十八圈!

最新推荐

  •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!(

    文郭瑛看到这些内容,立即使人想到著名诗人臧克家写下的那句诗句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!一个白方礼与世长辞,但更多的白方礼依然奉献在人间。诚如央视主持人白岩松与敬一丹在

  • 这下可以给-重庆时时利

    7月1日,电影《白方礼》三部曲第三部《幸福快车》在兰州太平洋院线首映。该电影的制作人是天津草根电影人李佳伦,当年他为了筹拍电影《白方礼》,卖掉家产和公司。 第二部表现

  • 李玉兰:人民调解员 群众

    与开发商协商无果后,今年1月中旬刘先生到临河区社会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指挥中心求助,接待他的是李玉兰。了解了情况后,考虑到刘先生所雇的工人有一部分是外地人,急着回家过年

站长推荐

  • 市民学生祭奠白方礼

    同日,电影《白方礼》的制片人李家伦带领摄制组成员来到纪念碑前,向白方礼表达敬意。清明假期,天大和南大70多名受助学生从各地聚集到白方礼纪念碑前,祭奠老人。据憩园工作

  • 桥头村的“好大姐”——

    桥头村的好大姐记全国脱贫攻坚贡献奖获得者、青海民和县隆治乡桥头村李玉兰 群众的期盼就是工作奋斗的目标。李玉兰上任伊始就严格按照国家新一轮扶贫开发和精准识别的要求,对

  • 重庆时时高级人工计划-【

    从北京领奖回来后,李玉兰的思路更开阔了。下一步,她打算把村里的五个合作社整合起来,成立联合社,实现产供销一体化的发展。 海东市民和县隆治乡桥头村党支部书记赵生福说: